无边落木萧萧下

发表时间:2018年11月28日 作者: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国土资源局吴昊点击: 收藏此文


本来是想写一下闺女的事情的,可是这几天的阴雨天气任我怎么想,都难以把它们和一个蓬勃柔弱的小生命关系起来,自然而然的便想起了一些相反的事情。

连续三天的阴雨天气让整个县城都变得凄凄惨惨戚戚。一早起来就能看到悉悉索索飘下来的一片片叶子将马路染成黄色。粘糊糊的,连这个时候有些尖锐的风都吹不起来。

大概萧瑟的情景总会让人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感概吧。大概除了刘禹锡之外少有人能想到“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吧。或许他当时有什么喜不自胜的事情也未可知。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跟家里聊了一下卖房子的事情,原以为父母会很严肃的阻止我,会严厉的苛责我或者横眉立目的审视我。因为自我记事以来,那个严厉的警察和有些难伺候的班主任已经深深地驻扎在了我的习惯里。

电话打过去之后,母亲却很超然:让我和父亲商量就是,自己不想掺合了。语气依然是不甚温暖吧。父亲却很正式的表示想跟我面对面的商量下,听听我的想法。

实话实说,有些意外。

到家之后,老爷子熟悉的身影坐在熟悉的沙发上。见我进门,习惯性的抚了抚老花镜继续看电视---海峡两岸正在热播。

三言两语之后老爷子便说起了房子的事。很正式也很详细的问了我的想法,这里边不做赘述了。末了他说了一席让我很震惊的话“可能以前我的做事方法对你们有些不对。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有时候还比较急躁。但现在你们都大了,我不可能一直这么管着你们,以后有事情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让我知道,或者是参谋参谋。”

平平淡淡的语气里让我觉得这个老警察有些没落,或者是妥协了。现在想想,今年也是已经六十的人了,倒退十几二十年的话已是在路边和别的老头子下象棋晒太阳的年纪。是自己一直没有留意吧?太久没有和家里在一起好好说道说道这些长长短短了,现在看着灯底下头发稀疏到已经盖不住头皮的老警察,蓦然的想到了早上路边的树—依旧笔直的站着,却已在时间的寒风中没了那些曾经理所当然的鲜艳。枝枝丫丫的并且依旧固执的立在那里。

回到屋里之后听着外面依旧如常的洗漱,拖地。他依然是在维护着这个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家,年轻时候在外没日没夜的来回奔波,不知不觉间子一辈大了、孙一辈来了、老一辈走了、自己这一辈也已经是老了。有时候偶尔也会见他打开自己的话匣子,说自己当年如何如何,曾经多末厉害,你们这些小辈吃不了那个苦,没受过那个累云云。说完之后便会引来自己一声发泄般的叹息“哎呦!”没有下文,也没有别的话说。依旧是自然而然的收拾、散步、洗漱、拖地还有的话呐就是含饴弄孙了罢。

任何事情都是相对的,比如我们在盼望下班的同时也会发愁没做完的工作,比如我们在不想起床的同时也会欣赏路上升起的太阳、比如我们盼望孩子成长的时候也会担心他们的健康,又比如自己忙碌生活的时候忽视了身边这些老警察们和老教师们的变化。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痴痴的心

下一篇:飞 仙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无边落木萧萧下]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